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能想谁

2018-09-15 10:08:27

“这瓜咋卖?“放暑假回到县城的大学生小A,下了汽车准备买些瓜果带给父亲,问;

“卖瓜的!”小A站在装满西瓜,甜瓜的三轮车前,声音不大不小地又说;

“卖瓜的老头儿刚才身体不舒服,送到医院了。”一个老年男人从装着西瓜如小山的三轮车后探出头,说;

“这瓜还卖不?”

“不卖!”老年男人说着,从三轮车后走出来,坐到三轮车上,放开三轮车手闸,俯下身子用力蹬着三轮车的脚踏板,装得满当当西瓜甜瓜的三轮车却纹丝不动。

“喂!小伙子:搭把手!帮我把这车西甜瓜推到前面出租屋吧!“老年男人看着正要走开的小A说;

“我还有……”小A有些难为情地说;

"没多远,马上就到,行行好!年轻人嘛?出点力还能长,做下好事让人想。好人一定有好报,包你将来做大轿。……"老男人继续风趣地说着;

小A听着老年男人的话,有些不好意思,怕老年男人继续说下去,只好返回头,放下手中的旅行袋走到三轮车后搭了一把手,用力推着。

“卖瓜的人得了什么病?”小A双手吃力地推着车,问;

“啥病!相思病!”老年男人吃力地在前面蹬着三轮车,喘着气说;

“想谁哩?”

“能想谁?有人说想他的老伴儿。老伴儿下世二十多年了,家里全靠他一个人,里里外外一把手,累得这老头儿象王朝马汉一样,走前头跑后面的闲不住,连想再办一个人都顾不上想,别人给他提说了好多个,这老头儿连问人家什么情况都不问,就一一谢绝了,光我给这老头儿也介绍了三五个,他总是开口闭口不情愿,要不就是摆手说,没有那时间,没那心思,现在还顾不上,问他为什么,你知道他说啥,他说,你看我现在是办老伴儿的时候吗?能有那份心吗?等儿子大学毕业了成了家再说。有人说他想儿子,这话可也不假,儿子从两岁上就没了妈,他时时总是说不能让儿子遭受后娘的虐待,他情愿自己又当爹又当娘,不管自己受多少苦受多少罪,都不能让儿子吃半点苦,受半点委屈,硬是把儿子拉扯大了,儿子是他心尖尖上的肉,生命的支柱,全靠儿子给他打精神,要不是儿子这老头儿早散架了,一想到儿子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儿。因为他租的房子和我们在一起,年龄和我们不差上下,干的又是卖瓜果同行,我们八九个人经常在一起,进货联合起来干,卖货时单个干。对他非常了解,彼此相互经常称哥儿弟兄。我们几个看这老头儿的干劲,都伸出大拇指说这老头儿越活越年轻了,越活越有劲头儿啦。这老头儿对我们哥儿弟兄说,三年前,儿子考上了大学,今年就要大学毕业了。你想,老头儿心里能不高兴吗?能不有劲儿吗?农活忙了就回去种啦,收呀,忙个不停,干什么也利索,从不拖泥带水,农活闲了就到城里搞点买卖,赚点钱,每天总是闲不住,人也灵活,眼睛里也有水儿,干啥总是从没有赔着本。前几天,我们老兄弟几个联合起来蹬三轮车到菜园拉菜,别人一三轮车装二百斤,这老头儿就非要装三百斤,总的比别人多装一二百斤,那天,天也不凑巧刚装上菜,就下了一阵大雨,由于老年体弱,力不从心,车上装的蔬菜多了些,瞪起三轮车实在费劲儿,你想呀,五六十岁的人了,又是一个人生活着,里里外外全靠他,雇了这头顾不了那头,光想卖菜挣钱,生活上就有顾不到的地方,经常是白开水泡馍急急忙忙吃吧就要拉菜卖菜,在生活上可能有些耽误,蹬着三轮车到了半坡腰两腿实在没有力气了,蹬不动了,一脚没有接上来,三轮车就向下倒退了,再加上上了年纪手脚不灵便,没有刹住车闸,也可能与路面光滑有原因,一车蔬菜飞也似地蹿到坡底,我们几个还认为老头儿这下非光荣不可,就赶快放下自己的车去抢救,人常说,人若运气好,老天自然保,你猜人家怎么样了,人家福大命大,到了坡底,车没翻,人依旧。胳膊腿都好好的,没有一点疼痛的样子,一丝一毫无有损伤。还坐在车上笑哩。我们几个实在佩服,对老头儿说,年龄不饶人,你干不动了,就少带点货吧!老头儿指着三轮车说不能少,我就不负气,硬是把满满当当的一三轮车菜拉回来买,我们哥们几个打心里佩服。这不今天,把这车瓜从瓜园里蹬回来,非了好大的劲,浑身汗流的衣服湿透了,刚放好车支起架子准备卖瓜,也可能是天气热的厉害,结果晕倒了。多亏我们同行哥儿兄弟的抬得抬,拉的拉,把这老头儿弄到车上,老头儿上了车,醒过来了,睁开眼睛句话就说,你猜能他说啥?”

“赶快送我到医院!”小A说;

“你猜错了,他说我好好的不去医院,不要让我白花钱,死活硬是不去,我们几个兄弟哥儿们想,可能是舍不得花钱,把挣来的钱全部寄给儿子了,在自己的身上一分钱也不愿花,一心想着儿子,只怕儿子在外面吃苦受罪。我们几个人一商量,决定今天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,得让医院给他检查一下,是好是歹。就是老头儿不掏钱,我们几个人给他掏也行,不说别的,还说我们这些哥儿兄弟几个在一起干了这半年买卖有了这份感情了,再一还说他那读大学的儿子回来了我们也有个好交代,就这我们几个人硬是把老头儿摁到车上,他们几个人送去了,我在这里照顾这买卖。”

“他家住在哪里?”小A推着车问这老头儿的家庭住址;

“我耳朵有点背,人家说时恍恍惚惚听说是在城东三四十里外的大山里。不知叫什么名字。”老年男人在前面回答;

三轮车三转两拐进胡,同钻小巷来到一大门口,老年男人打开锁和小A把车推进院里说:“小伙子:谢谢你,耽误了你的时间,你吃个瓜果再走吧?”

小A看了看着满车的瓜果,一个人要搬进房里,得好长时间,又一想,人们经常说,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,头都磕了剩下个揖还能不做。再看了看天气,太阳才正午,一会儿回家也没啥。就说:“我帮你干完,再走!”

老年男人打开侧面房间的门,准备把瓜果搬进去,小A看着这低矮而又潮湿的屋子,端起一个瓜果随着老年男人走了进去,不由看到床上的衣物有些眼熟,眼睛往桌子后边墙上一看,发现墙上贴着一张寄钱回收单,上面写着收款人单位是某某大学收款人是某某人,这不正是自己名字和父亲的名字吗?小A想到了开学时父亲怕自己随身带钱不方便,给自己寄去的两万元钱,邮局开的寄钱回收单还保存着,同时父亲在自己临走时对自己的叮嘱又想起来,你在外吃喝不能对凑,要照顾好自己身体,该买啥就买啥,不要为了节省弄坏了自己的身子。我在家好对凑,只要吃饱喝好就行了,你要好好学习……。

充电宝插座
兼容墨盒硒鼓图片
狮城翰园社区实景-武汉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